高教前沿
2015中國職業教育九大熱點
时间:2016年01月11日    来源:宣傳統戰部      作者:      编辑:    审核:    点击:

 

  本報記者 梁國勝 特約撰稿人 王壽斌《中國青年報》(2016010411版)

  1職業教育活動周

  自2015年起,每年5月的第二周被國務院確定爲職業教育活動周2015510日,首届職業教育活動周启动,活動主题为支撐中國制造·成就出彩人生。李克強總理就此作出重要批示,劉延東副總理到場講話。

  当前,发展職业教育,国家非常重视,社会和家长的观念正在不断改变,现实中,職业教育就是在家长的徘徊到最后寻找到认同感中不断前进。職業教育活動周面向的是大众,这样高规格的活動旨在全社会营造弘扬劳动光荣、技能宝贵、创造伟大的时代风尚,形成崇尚一技之長、不唯學曆憑能力的良好氛圍。活動周期間,各省區市政府和職業院校同時舉辦各種形式的專題活動,讓全社會了解、體驗和參與職業教育,共享職業教育發展成果。

  然而,每年一次的集中活動,要想徹底解決職教發展中的深層次瓶頸問題,還需要充分協調好教育、經濟、勞動、就業等領域的關系,打好制度和標准建設的組合拳。我們期待活動周既是展示成績周,也是解決問題的有效手段。

   2世界技能大賽冠軍

  564銅、11個優勝獎,在20158月于巴西舉辦的第43屆世界技能大賽上,中國隊實現了金牌的突破,名列獎牌榜第三名,取得了非常優異的成績。

  獲獎選手受到英雄般的禮遇。從國家領導人接見座談到人社部舉辦表彰大會,從省裏領導接見、表彰大會到省、市、學校頒發獎金,有的金牌獲得者獲得的獎金超過100萬元,除了獎金,國家給榮譽,地方給政策,學校給職稱,一時間技能人才風光無限,技能成才成爲熱點話題。

  對于像獎勵奧運冠軍那樣獎勵如今的世界技能大賽冠軍,有人鼓勵,說他們值得;有人不以为然,觉得以后会导致技能人才培養的急功近利。如何看待世界技能大賽冠軍,如何奖励这些技能冠军,一段时间,成了社会热议话题。

  對此,人社部相關領導強調,相對于他們所作的貢獻來說,目前的獎勵是合適的,值得的,就是要讓社會對技能人才眼紅心熱。世界技能大賽獲獎是一個契機,希望通過它能提升技能人才的待遇和社會地位,增加青年從事技能工作的吸引力,增強青年技能人才的職業榮譽感。

   3本科轉型

  本科轉型,再次上榜,这個词自从2014年引爆社會關注後,至今熱度不減。直至20151021日,教育部、國家發改委、財政部三部委聯合發文《關于引導部分地方普通本科高校向應用型轉變的指導意見》,使得轉不轉型的爭議塵埃落定。

  本科轉型的最早提法多種多樣,過去兩年中媒體報道廣泛使用的有地方本科院校”“新建本科院校”“600所本科院校等,在普遍猜測與對號入座的大環境下,曾經引發許多地方本科高校的恐慌和迷茫。

  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害怕學校會因此而降格爲高職院校,更害怕由此會引發生源危機的連鎖反應。

  如今,本科轉型的集结号已经吹响,实际操作的說明書也已下发,开弓没有回头箭,本科轉型发展势在必行。如何推动这些试点高校顺利实现华丽转身,考验着教育管理部门,也考验着学校的智慧。在这個过程中,本科高校不妨放下身段,去国家级示範高職院校走走、看看、问问、学学。

   4高職升本

  高職升本,一直是敏感话题。教育部多次强调原則上不允许高職升本。

  然而,國家示範高職院校——天津中德職業技術學院——率先打破原則20151114日,教育部发出公告,在天津中德職業技術學院基础上建立天津中德应用技术大学。消息不胫而走,在高職教育界引起了巨大波澜,也重新点燃了高職院校升本的热情和欲望。

  在此之前,最有升本意願和條件的100所國家示範高職院校,在示範申報時均被約定三年內不得升本。然而,部分辦學條件並不太好的民辦高職院校得以順利升本,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示範高職院校的不满,民间热议高職升本的情況高漲,暗流湧動。

  如今,天津中德職業技術學院的升本,这是不是意味着高職升本可以放开,一刀切的禁令已经解除?这也成了目前示範高職院校普遍关注的问题。

  5學徒制

  20149月,教育部出台现代學徒制試點辦法,2015年遴選出165家試點單位。20157月,人社部出台新型學徒制試點辦法,有13個省的企業入圍,以政府補貼企業的辦法進行推進,並于201511月在北京現代汽車等企業開始試點。

  至此,兩部委關于學徒制演繹了不同春秋。一時間,兩份文件的內容有何不同,文件中所說的學徒制又有何區別,成爲職業教育界熱議的話題。

  有人对照两者的主要区别认为,现代學徒制是招生即招工,学校是培养主体,而新型學徒制是招工即招生,企业是培养主体。当然,人社部以真金白銀在推行,而教育部给试点单位目前只有空头支票。

  學徒制到底能否改变中国職业教育现状,能否真正起带动作用,对于職业院校的学生和老师来说,他们并不关心。他们关心的是,两部委能否一起出個文件,政策互补,共同推动學徒制改革呢?

  6大國工匠

  2015年五一国际劳动节期间,中央电视台推出特别节目《大國工匠》,节目讲述了8個工匠“8雙勞動的手所缔造的神话。节目播出之后,大國工匠成为热词,大國工匠的传奇故事也引发社会热议。

  人們發現,這8個工匠,之所以走入镜头,并非他们有多么高的学历、收入,而是他们能够数十年如一日地追求着職业技能的极致化,在火箭制造等高精尖领域坚守,年复一年地传承和钻研,带着满腔的报国情,缔造了一個又一個的中國制造傳奇。

  工匠精神是什麽?是追求手藝的極致,是專注于自己的事業,是默默熱愛的力量。

  作爲一個制造業大國,我們難道就沒有這種工匠精神,還是說社會的浮躁,讓我們忽視了這種精神的存在?节目制片人岳群解释节目推出的原因,同时期望通过节目,让工匠精神在全社会形成一种共识,使其成为中國制造的内在支撑。

  然而,工匠精神到底要怎样才能注入到学校的人才培養中,这给中国的職业院校、企业包括全社会都提出了严肃的命题。

   7高職高燒

  人高燒是得病了,高職學校高燒了,是教育走偏了。

  高職高燒概念源于义乌工商学院党委副书记、副院长贾少华发在其自媒体公号的《高職高燒》一文。文中,贾少华总结归纳了现阶段我国高職院校面临的问题,傍大款、追求姓恥于姓、熱衷升本,是比較典型的三大高燒症狀,这些高烧症狀很容易让高職院校越来越脱离健康的发展轨道,甚至有些走火入魔神志不清

  文章发表后,引发争议。对于目前许多高職院校向本科靠拢、向精英教育靠拢,一味强调学高等数学、英语等做法,争议尤为激烈。

  高職高燒了,不能一味怪学校,更多是我们的教育体系与社会评价使然。高職可以追求,但不能脱离了自己办学定位与生源实际。我們期待,高職教育界少些浮躁,多来点办学的工匠精神

  8職教法执法检查

  2015629日,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第三次全体会议召开,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张德江从主席台缓步走到报告台,向常委会组成人员作全国人大常委会执法检查组关于检查《中华人民共和国職业教育法》实施情况的报告。

  这個镜头令人难忘。这是我国職业教育法施行19年来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一次就此开展执法检查,旨在促进職业教育法的贯彻实施,推动我国现代職业教育加快发展。此前,教育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发改委、财政部等部门作了有关工作情况汇报,另有6個部門提供了書面彙報材料,8個省(區、市)人大常委會負責人也參加了會議。

  如此高規格的執法檢查與總結持續了整整3個月。職教人在欢庆我国建立了世界上规模最大的職业教育体系的同时,更关心目前職业教育面临的一些突出困难和问题如何得到彻底解决,如何才能将检查的结果较好地融合到积极推进職业教育法和有关法律法规的修改完善工作之中。人们已经不满足对现有法律法规不到位的查处和对于個别条款的缝缝补补,而更期待能在新的形势下对《職业教育法》进行系统化的顶层设计。

  9機器換人

  2015年,一股智能裝備替換勞動力投入的機器換人熱潮,在政府的大力推動下,席卷浙江、廣東、江蘇、福建等制造業發達地區。美的、富士康、徐福記等行業龍頭企業紛紛宣布機器工人上崗時間表,順德驕傲地宣稱未來三五年將出現機器人占領的無人工廠,浙江省雄心勃勃地推進每年5000機器換人項目……

  機器換人首先进入的是纺织、鞋、服装、建材等行业,相关应用企业通过数控设备可减少20%30%的勞動力用工。

  機器換人引发職业院校担忧,学生难道没有出校门就被机器淘汰了吗?实则不然。从目前来看,机器人所替代的大部分是简单劳动,而且是劳动力市场供应最短缺的部分,機器換人部分解决了局部地区劳动力供给不足的问题。目前,我国技能劳动者严重不足,要进一步加强产业工人特别是农民工的技能培训,真正提高他们的素质。另一方面,要促进经济结构更加合理,提高这部分人的素质,以更好适应新产业。在这個过程中,職业院校的办学并不受影响,而且大有可为的空间。